今朝在咫尺

【峰霆衍生】别来无恙(二)



Chapter 2.


无数磅礴的大雨击打在高耸的钢铁丛林的玻璃外墙上,整个城市像是被大水包围的遗迹一样,灰蒙蒙的一片。
没有以往秋日里的暖阳当空,阴雨连绵的天气,毫无生机。

林皓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远处的街道上时而传来奔驰的汽车声,透过脆弱的玻璃穿进他的神经中枢。十九岁的林皓终于体会到了宿醉的感觉,感觉整个头颅都被撬开,然后塞满了棉花。脑袋胀痛的感觉让他很是不耐。林皓甩了甩脑袋拧着眉头起身站在地板上,试着找到自己的拖鞋。经过一番折腾后,徒劳无获。听见了自己的手机响声,伸长了手臂在枕头下面摸索,却又始终找不到。待到声响没有后,就又倒在了床榻上面,抬起手臂挡住双眼。

早知道,就不该听他们的怂恿,逞强喝那么多酒了,弄得最后怎么回到家也不知道。林皓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被迫拖着疲惫的身躯起身洗漱。

今天是去大学报道的日子。
林皓背着个双肩包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来往的车辆碾过柏油路面,飞溅的水花总是会误伤到行路的学生,惹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他尽量避开,绕了几步走到路的里侧。出门这么久还是感觉云里雾里的。林皓抬头看见高大的树冠遮蔽着头顶的天空,微弱的阳光从其间的缝隙里探出。枝桠交错间紫白色的花朵开满了枝头,风一吹那些沾着雨渍的花瓣就飘下来散在他的衣领上。

像是无数在言情剧里才会出现的场景,林皓只是侧过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男孩子。

俊秀的面容,淡漠的眼神。林皓想,那个男孩长得真是好看。他穿着白色的衬衣,臂弯里揽着黑色的羊绒外套。他正翻阅泰戈尔的诗集,修长的手指抚过昂贵的纸张,指腹轻轻掠过那些经典的诗句。

似乎男孩也感觉到了林皓的目光,两人视线相触,林皓未来得及收敛的炙热的目光,被对方尽收眼底。那人望了眼林皓,双目冷清沉寂。他没有用言辞攻击痴汉模样的林皓。只是收起了诗集从林皓旁边走过,连余光都不愿意给予林皓。林皓唇角衔着一丝笑,下巴低颔。他看着那个消瘦的背影走远,看起来清冷又孤傲,林皓总觉得似乎在哪里看见过。

林皓去了新生接待处报道后,就避开了热情膨胀的同学,领取了报到证后处理好所有杂事,已经度过了大半天。草草吃了几口午饭后,林皓开始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闲逛。冷风擦过林皓的脸颊吹过,他抬手将滑落在肩的围巾重新缠绕在脖颈上。不知觉就走到了学校的图书馆楼下,从玻璃落地窗向内看去,从靠椅到书柜一切都是大方得体的款式。林皓推门而入,刚办好借书证转过身就看见早上相遇的男孩正靠在座椅上翻阅着那本《百年孤独》,暗红色的封面更称得他双手的白皙。可能听见了动响,他抬头面无表情地望着正和他招手示好的林皓,眼里泛着金属般冷凝的目光。随即又低下头去,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的模样。林皓实在是忍不住他这种淡漠的状态,那人的视而不见点燃了他心里未熄灭的不满的火花,挑衅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像是破笼的野兽般走向前去挺直脊梁站在他面前。

“何瀚是吧,”林皓指了指对方手旁边放着的报到证,他瞟到何瀚手里书本,顺畅地背出下一段文字。“Tears is false,it is really sad,after a thousand years without you i do not.”【眼泪是假的,悲哀是真的,一千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说完挑眉笑道,像只得意忘形摇尾示威的猫向着何瀚伸出了左手。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何瀚。”

-

不知过了多久,何瀚渐渐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和亮得刺眼的白炽灯。他忍耐着头痛欲裂想要起身,却被人硬生生按在床铺动弹不得。何瀚不耐烦地拨开那人的手。
“何慕,”他强撑着起身,何慕连忙拿来个软枕给他垫在身后,何瀚无言看了何慕许久后轻声道,“出去吧。”
何慕紧紧握着拳头,刚欲开口大声斥责何瀚自嫌自弃地模样,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那天他不知道何瀚蜷缩在冰冷刺骨的地砖上有好久,他只知晓抱起何瀚时,他滚烫的体温像是要灼伤自己的衣裳。何瀚受寒高烧不退,却不停地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何慕心里的悲酸就像是从空气中钻进他的身体里,要将他活生生撕碎。而现在故作坚强的何瀚更让他难过。何慕缓和了冷如冰霜的面容,他的表情更像是汹涌波涛前的前奏。
“我在外面守着,有事就叫我。”
说完头也没回地转身,将病房门轻轻地扣上后,何慕坐在医疗椅上捂住了双眼,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愤怒,呼吸着令他难受的要命来苏水气味。

何瀚侧首看着窗外浓稠的夜色,就像心底般寂寥而黑暗,吞噬他仅存的理智。他关掉了白炽灯而换上昏暗的台灯,昏黄的光线映在他的侧脸。何瀚感觉一片一片的失落和难过在将他掩没,掩没了他早已脆弱不堪的灵魂。

上帝总是不公平的,它伤害一个人的同时,也会送来另一个更合适的人。

【峰霆衍生】别来无恙(一)


       林皓X何瀚,人物性格崩坏,OOC慎入。

       最后是Bad Ending

       新人文笔生硬,还请见谅。



Chapter 1.

林皓启程的时候,何瀚推掉了事情只为去送他。那时候正好是秋天,大片大片的枫叶砸在林皓的肩膀和蓬松的头发上,他还是像初次相见的时候那么的干净挺拔,看起来那么的温暖。这么多年以来,林皓也从未经世事的少年被迫磨砺成了沉稳内敛的男人,不再浑身稚气,只是与世无争的性格还是一点也没变。
时间是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正如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瞬间会发生怎样的变故,来让你把世界观完全翻覆,或许这应了那句世事无常。就像何瀚曾经多少次想过林皓穿着衬衣拥抱着自己入眠的样子。但是林皓现在要离开何瀚的生命里,去拥抱另一个暂新的世界,何瀚选择成全,他认为这是他这一生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相行却是无言,两人特有的默契在此时发挥的淋漓尽致。 何瀚边走边抬头看着铅灰色的天空,没有云,很是寂寥。他回忆起那时候他们上大二,故事就是从那里开始有了变故,但是实际上他们千挑万选的方向,尽头却是一片空白,并且从来没有变过。
至今何瀚都记得,那天林皓向他表白的时候突如起来的大雨。林皓知道何瀚体质虚弱,连忙拿出书包里备用的雨伞遮住他的头顶。但他并没有和自己一起站在伞下,而是站在雨里,隔着他一整条胳膊的距离把何瀚罩在伞下。后来闲聊时何瀚还嫌弃林皓当时的矫情,说是把他当作言情剧女主角似的。看到林皓被雨水浸湿的衣袖,何瀚对他说,不用这样,没关系的。林皓摇了摇头,认真的表情看起来特别的严肃。然后他转过来看着何瀚的双眼,他还是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开口,说道 你身体不好,以后都应该由我来保护你。又立马严肃起来板着个脸,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无论是别人,还是我自己。
可终究再也不是了。
在例行拥抱的时候,林皓还是和从前一样,把下巴抵在何瀚的肩膀上轻轻摩擦,到最后林皓埋在何瀚的颈窝处,他甚至听见了林皓喉咙里的呜咽,滚烫的泪水终是掉在了何瀚的衣领,像是可以将他的皮肤灼透。但是何瀚却一言不发,他已经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极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泪水流出眼眶,也不让那些卑微的挽留说出口来,那会成为他一生的败笔。林皓最终还是走了,义无反顾的转身拖着他的行李走向机场的安检口。而何瀚再也忍不住泛滥的情绪,背过身捂住酸胀的双眼,眼泪不住地从指缝往外淌着。

傍晚回到家的何瀚已经神智不清了,他摇摇晃晃地迈着步最后被迫扶着墙勉强站稳脚跟。

“林皓,你开门!”

空荡的走廊上无人回应,他发了脾气对着那扇防盗门又踢又踹。

“林皓!你快开门!别拿着出国深造的幌子来骗我!你快开门啊!你给我出来!”

头顶寂寥的苍白色灯光投映在何瀚身上, 酒精麻痹了他的理智,而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顺着门面蹲下身,将满腔的委屈都化做泪水流出,他不敢大声哭出来。胸腔里翻滚的哽塞,像是把他推入地狱深渊,他并着腿坐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处。像是一只困兽样抱紧了双臂。当声控灯在头顶覆暗,何瀚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堕入那无尽的黑暗中。闭眼的瞬间,他哽咽道。

“林皓,不要走好不好。”